当前位置:首页 > 位婉秀 > 正文

山岭从此谷穗香(遇见)

摘要: 图为青岛馥谷园粮食专业合作社谷田。 高志勇摄 去探访高志勇的农业合作社...
山岭从此谷穗香(遇见)

  图为青岛馥谷园粮食专业合作社谷田。  高志勇摄

  去探访高志勇的农业合作社时正值盛夏。青翠的玉米在拔节生长,密匝匝的谷穗一眼望不到边,几架风车在天边晴空下缓慢转动。那些青绿的谷穗被银白雪亮的细网罩着,远看似覆着一层薄霜。高志勇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位客人,是邻村来送种子的。客人说,这是他80多岁的父亲一年年留下来的老扁豆种子,传承60多年了。作为回报,高志勇摘下留种的老黄瓜相赠,这是他保存的传统黄瓜种子。高志勇自豪地说,他收集保存的传统蔬菜、庄稼种子有十几种。

  高志勇个头很高,眼神里充满书生的睿智,皮肤却跟在农田里劳作的农民一样黑亮。2011年,高志勇在山东胶州洋河镇的房家村开始流转土地,筹建他的合作社。这片贫瘠的荒山土层薄,易干旱。高志勇开出的流转价格,让当地农民心里乐开了花。他们深知土地不肥,勤勉耕耘一年,去掉各种费用,也很难有这样的净收入。如今土地流转,他们有了基本保障,再转身到农场里做工,凭空多出来一份收入,哪能不高兴?

  正是谷粒初长成的时节,农场里在给谷子大面积拉网。眼下生态环境好,鸟类密集,如果不拉网,谷穗难免要被鸟雀啄得空空。“每年我都会留出两三亩地不罩网,专门用来喂鸟的。咱不能饿着这些鸟。它们在我农场里吃掉很多虫子,是功臣呢。因为我的农场是农药零投放,鸟群就格外密集。”“农药零投放?”我惊讶地问。高志勇笑笑说:“我们现在用酵素驱虫。”他取来一瓶,洒几滴在我的手上。我闻了一下,酵素带有一种玫瑰花的香味。高志勇解释:“自然界很神奇,很多植物自身带驱虫功能,我们把它的枝叶发酵制作成驱虫酵素喷洒,可以替代农药,绿色又环保。”

  高志勇选择做传统的谷物种植,源于幼时的味蕾记忆。那种浓稠糯香、味道醇厚的小米粥让他怀念。他总想种出最好的谷子,重现当年小米粥的浓香。当国家政策鼓励个人流转土地建设农业合作社的时候,他立即付诸行动。

  他在考察中锁定了洋河镇房家村那片山岭薄地。谷子是耐旱的庄稼。这里纬度适宜,有朗照的阳光、干净的风和无污染的水,可以说是出产优质小米的黄金地带。于是他流转了300亩土地,成立粮食专业合作社,还起了一个充满田野芬芳的名字:馥谷园。

  创业何其艰难!要种出好谷子,必须有系统的农业配置,土地、肥料、种子等一样不能少。经过多少年化肥、农药、地膜侵袭的土地,已经板结、酸化、有机质下降,先要养。“闲地三年也肥沃”,他接手土地后就休耕养地。另一个“养”就是施肥。他选定了富含氮磷钾、有机质含量高的羊粪来快速改善土地状态。

  谷子忌重茬。一亩田种植了谷子,要几年才能缓过劲来。所以,他的300亩地只能分成三块,轮流种。

  2012年春天,高志勇首次播下100亩谷子。此后的130天里,他每天蹲在田垄间,查看土,查看苗,查看蛾飞过的痕迹,查看虫到来的迹象。绿油油的谷苗一天天长高,他的喜悦也一点点增长。他悬挂了各种杀虫灯,又从村里雇来锄地的农民,以绿色的方法侍弄他的谷子。“谷锄三遍米汤甜”,等谷地锄过三遍,谷子长起来,他也被晒黑了不少。

  谷子蓬勃地长着,开始抽穗了。可是很快,麻雀就扑向这片没有农药气味、散发着浓香的诱人谷地。挂红布条、扎草人吓都不管用,人来赶倒是有效,可是太占人手。高志勇就小心翼翼地给谷穗们罩上网,像呵护婴儿一样百般细心。谷穗一天天变沉,高志勇也心花怒放。

  高志勇想做的不只是种出好谷子,他还有一个在合作社内实现“循环链”的梦想。他建了自己的养殖场,用自种的玉米养羊,羊粪经过发酵还田以后,提升了土壤的肥力。有机肥绿色健康,土壤良性循环越来越肥沃,小米的品质越来越好。谷子碾米后产出大量谷糠,高志勇又建了养鸡场……除了小米之外,合作社出品的绿色羊肉、鸡肉、鸡蛋等也都供不应求。

  高志勇并不是“孤军奋战”。他一开始就注意联系周边的农民和规模种植、养殖户,从别人那里吸收经验,也以自己的理念影响他们。在他的带动下,周围的一大批农户将农田改种谷子。尽管他们对此并不熟悉,但有高志勇这个“专家”在山岭上,他们有底气。高志勇不厌其烦地传授谷子的管理技术,积极推广新品种,给他们引荐订单。在他的推广带动下,周边谷子种植量近千亩。

  合作社从最初的300亩地发展到500亩,很多地都是主人主动上门提出流转的。2017年,合作社农场被山东省农科院选为山东省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杂粮创新团队试验示范基地。2021年,高志勇被评为齐鲁乡村之星。

  高志勇有更大的愿景,他要让农业跟文旅结合。乡村游、采摘业是朝阳行业,很多客户喜欢到他的农庄来考察和游览,何不做大合作社,拓展林果业?于是,他开始尝试种植果树,并自己培育、研发果蔬新品种。他要把合作社打造成农、林、牧相结合的生态田园综合体,让“山岭薄地”变成“米粮仓”和“花果山”。

  《 人民日报 》( 2022年08月29日 20 版)

发表评论